6up【真.草枝摆】

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研究认为亚太地区电池储能系统成本在未来五年



  研究表明,亚太地区在未来十年将继续成为全球领先的锂离子电池制造中心。而在中国、澳大利亚和韩国等主要市场,推动电网侧电池储能系统成本下降30%的原因不仅仅是电池价格下调。

  根据研究机构Wood Mackenzie公司最近发布的调查报告,虽然电池价格下降是电池储能系统系统成本下降的最主要驱动因素,但人们也越来越关注降低储能系统其他组件的成本。

  而根据研究机构彭博社新能源财经公司(BloombergNEF)调查和预测,全球2020年锂离子电池组平均价格约为137美元/kWh,到2023年可能降至100美元/kWh,自从2010年以来其价格大幅下降了89%。Wood Mackenzie公司的分析主要着眼于电池储能系统的整体成本,其中包括电源转换器、电池管理系统(BMS)和其他组件。

  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中国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已越来越多地转向磷酸铁锂(LFP)电池,以满足对电网侧固定储能系统的市场需求

  Wood Mackenzie公司高级分析师Mitalee Gupta表示,以中国为首的亚太地区将在2030年之前继续主导全球电池市场,而随着该地区储能产业腾飞式发展,电池储能系统价值链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将在降低总体成本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根据预测,中国部署的电池储能系统总体成本下降幅度将会最大,2020年成本为554美元/kW,而到2025年,两小时持续放电时间的电网侧储能系统部署成本将会下降33%,降至369美元/kW。预计澳大利亚部署的电网侧电池储能系统成本将下降34%,将从2020年的990美元/kW降到2025年的658美元/kW,而韩国同期的成本将从821美元/kW降低到578美元/kW,将下降29%。

  Gupta指出,电池所占的电池储能系统全部成本的比例预计将会缩小,因此今后将更加注重降低系统平衡(BOS)成本。

  Gupta说:“储能制造商将继续创新和生产有助于降低人工成本的系统平衡(BOS)组件,并且随着经验越来越丰富,储能系统安装人员的工作效率也会得到提高。随着行业向2025年迈进,竞争激烈的市场将会推动储能系统效率提高、产品标准化以及电池成本降低。”

  另一家研究和分析机构Guidehouse Insights公司几个月前曾预测,到2023年,亚太地区将取代北美地区成为全球最大的公用事业规模储能市场,中国市场的预期增长将成为全球市场动态变化的主要因素。

  尽管中国的电池市场领先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用有利的政策前景以及建立了强大的国内电池供应链来解释,但中国的行业组织也越来越关注磷酸铁锂电池(LFP)的应用。根据调查,2020年前三个季度中国电池储能系统的装机容量为533.3MW,比上一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57%,而在这些新部署的电池储能系统中,85%是锂离子电池储能系统。

  Wood Mackenzie公司预测,在建立全球最大的磷酸铁锂电池(LFP)电池生产中心和需求中心的过程中,中国已将磷酸铁锂电池(LFP)电池定位为到2025年在世界领先的电池产品。

  越来越多的磷酸铁锂电池(LFP)用于固定储能应用,而不是采用电动汽车(EV)中的镍锰钴(NMC)三元锂离子电池,其部分原因包括NMC锂离子电池容易发生热失控可能导致火灾。但与镍锰钴(NMC)三元锂离子电池相比,磷酸铁锂电池(LFP)的能量密度较小,充放电循环寿命也较低,但这些限制性因素对固定储能应用的重要性小于其对电动汽车应用的重要性。

  也就是说,镍锰钴(NMC)三元锂离子电池仍然在全球范围内广泛用于电网规模的储能系统。而在目前,亚太地区其他主要市场中的大多数都由镍锰钴(NMC)三元锂离子电池主导。Wood Mackenzie公司分析师指出,在早期,镍锰钴(NMC)三元锂离子电池也用于电动汽车,这一事实极大地降低了镍锰钴(NMC)三元锂离子电池的成本,尽管随着磷酸铁锂电池(LFP)生产能力的提高,这种电池产品的成本下降也更加迅速。

  澳大利亚和韩国仍然是全球主要的镍锰钴(NMC)三元锂离子电池市场,在未来几年中,这两个国家部署的电网侧储能项目数量将显著增长。但是,由于澳大利亚的成本竞争力不断提高,中国制造商的供应量以及分析机构所预测的持续改进,澳大利亚正在经历技术转型,储能开发商和系统集成商对采用磷酸铁锂电池(LFP)的兴趣正在增加,其技术进步使其成为储能应用的一种理想选择。

  与此同时,尽管获得了政府部门的有利政策支持,促进韩国在2018年的储能部署出现了大幅增长,但这导致了激烈的竞争格局,使许多参与者难以跟上并退出了储能行业。而韩国部署的多个电池储能系统发生火灾也削弱了人们对电池储能行业的信心。

  因此,Wood Mackenzie公司分析师表示,尽管韩国储能行业经历了繁荣发展,并且储能部署成本下降,并且将来也会持续下降,但其下降速度不会像澳大利亚和中国那样快。

  总的趋势是,各国之间储能系统非电池硬件的价格差异不再像以前那样明显,并且电池能量密度的提高已经导致相关的系统平衡(BOS)成本降低。

  Gupta最后表示,在未来几年中,疫情、火灾风险和安全标准、关税和贸易政策,以及可控供应链可能是决定电池储能行业成败关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