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真.草枝摆】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暴利粉碎机”碾进锂电池负极材料 贝特瑞(



  在深圳稍显偏僻之地光明新区,有一个工厂扎根这里,正在生产锂离子电池的一种关键材料正负极材料。

  中国目前是全球最主要的锂离子电池正负极材料产地。然而,这种产业规模的前身是“0”,仅在十来年前,无论是技术还是产品,中国还是一片空白。

  贝特瑞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厂商,是如何从一家无名公司成长为锂电池材料行业的龙头,并持续在材料市场中创新,维持竞争优势的?07:41

  据贺雪琴回忆,2000年之前,从黑龙江、山东矿山开采出来的天然石墨,出口到国外,经过加工后的负极材料再进口国内,售价达到50~70万元每吨,几乎是现在负极材料价格的10倍以上。

  而国外之所以具有如此高的定价权,是因为2000年以前,负极行业全部掌握在日本企业手中,中国没有做材料的技术。

  1991年,日本索尼公司开始商业化生产锂离子电池,采用了以钴酸锂为正极、以碳为负极的材料体系。上述每吨售价数十万的贵价材料叫中间相碳微球(MCMB)的碳材料,1993年,日本的大阪煤气公司成功将MCMB产品用到了锂电池中。那时候贝特瑞、杉杉能源这些国内企业都还没有成立。

  2000年前后,天津大学王成杨教授研发成功了中间相碳微球技术,并在2004年以225万元的价格将专利转让给了天津铁中煤化工公司,该公司当年联合另外几名股东成立了天津铁城电池材料公司,第二年也成功实现了300吨级别的CMS量产。2008年,天津铁城被贝特瑞收购,后更名为天津贝特瑞,贝特瑞由此掌握了中间相碳微球的生产技术。

  “贝特瑞是中国第一家把天然石墨做成负极材料,也是第一家把天然石墨出口国外的这样的一个材料企业。”贺雪琴强调。

  回顾过去十几年负极材料的发展史,2005年的时候,全球一年的负极使用量仅有1万吨左右,到2019年中国锂电池负极材料市场出货量26.5万吨,从量级上增长了26倍多。

  自2013年以来,公司负极材料出货量已连续7年位列全球第一。而按出货量计算,2017年和2018年,贝特瑞分别占据了全球锂电池负极材料市场约16.56%、16.05%的份额。

  除了在负极材料领域一家独大,贝特瑞在正极材料领域同样发展迅速,连续多年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出货量位列国内前三,2019年高镍三元正极材料出货量国内前三。

  贺雪琴指出,国内材料企业能取得如今的规模优势,是技术的积累、突破,结合产业链优势、劳动力资源优势,综合作用的结果。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汽车功不可没。正是近十年来,在产业政策的扶持下,新能源汽车快速崛起,带动了锂离子动力电池产业,及上游正负极材料产业的空前发展。

  201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8159辆,2019年达到120.6 万辆,十年间的复合增速达到74.21%。

  相应的,中国锂离子电池出货量由2011年的14.51GWh增长至2019年的131.6GWh,正极材料出货量由2011年的3.21万吨增长至 2019年的40.40万吨,负极材料出货量由2011年的2.30万吨增长至2019年的26.50万吨。

  7月27日上午9点,新三板精选层设立暨首批企业晋层仪式在全国股转中心大厅开幕。

  深圳首家新三板晋层企业贝特瑞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晋层仪式分会场在深圳光明新区贝特瑞总部同步开幕,9点30分,贝特瑞精选层正式敲钟。

  “过去我们一直没有非常好的融资手段,尤其是直接融资。”贺雪琴对全景网表示,精选层给了公司更好对接资本市场的机会。02:54

  贝特瑞是精选层首批32家企业中的“人气王”,绝对的C位,各项数据一骑绝尘。

  在7月份初网上发行申购时,冻结资金规模就高达1308亿元,成为目前精选层新股网上申购冻资最高的股票;获得11家机构拿出3亿多真金白银参与战略配售;上市交易首日成交额达到8.46亿元,占精选层32家企业全日交易逾二成;市值突破280亿,是精选层中唯一一只百亿股。

  “从十几年跨度看中国那么多企业,尤其是新能源企业,能够保持业绩持续稳定,每年都比上一年增长的这种企业真的是不多。我觉得贝特瑞既有稳健性,又兼有积极激进的一面。”贺雪琴认为投资人看重了贝特瑞良好的增长前景。

  2020年是贝特瑞成立20周年,在贺雪琴看来,公司这20年的经营历程中,从行业空白,到与国外企业竞争中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突围的秘诀在于建立了一个具有产业抱负的团队,形成强大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

  从历年的业绩情况来看,贝特瑞确实保持了高速增长。2017至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9.67亿元、40.09亿元、43.90亿元,复合增长率达27.1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36亿元、4.81亿元、6.66亿元,复合增长率为36.67%。

  材料企业的挑战是什么?做负极材料闻名的贝特瑞,如何看待动力电池的新风向,如何满足锂离子电池对关键材料的快速迭代需求?

  “材料企业的挑战是材料的迭代和升级,甚至是颠覆性的一些迭代升级,比如说全固态电池,比如说氢燃料电池。这两个电池的出现有可能会对于现在的锂离子电池体系有一个颠覆性的改变。”

  锂离子电池的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等关键材料领域存在不同的技术路线。目前,正极材料存在钴酸锂、锰酸锂、磷酸铁锂、三元材料等技术路线;负极材料存在天然石墨、人造石墨、软/硬碳、硅基等技术路线。

  近年来,随着动力电池行业和储能电池行业的快速发展,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分别凭借其安全性、性价比或能量密度等方面的优势,占据了目前锂离子电池,特别是动力电池的主要市场份额,其中高镍三元电池市场份额快速提升;天然石墨、人造石墨是目前主流的负极材料技术路线,硅基等新型负极材料的应用也日趋广泛。

  2019年,负极材料为贝特瑞带来29亿元的收入,占比超过69%;正极材料录得8亿元收入,占比为19%。贺雪琴表示,在贝特瑞的三大业务板块中,负极材料是主要业务,正极材料是未来增长业务,石墨烯等新材料品种是潜在业务。

  “贝特瑞负极材料的产品门类和品种是非常齐全的,既有天然石墨负极材料,也有现在后来居上的人造石墨负极材料,还有引领潮流走在最前列的硅系列的负极材料。”贺雪琴表示,“那么正极材料我们主要集中在两个地方,就是“一高一低”。“一高”就是高能量密度的高镍三元材、NCA材料,“一低”就是低能量密度的磷酸铁锂材料。“

  贺雪琴透露,公司关于高镍材料和NCA的一些应用,已经有非常确定的客户需求,并且是一些优质客户的需求。6up

  谈及新能源材料,无法避免提及特斯拉,这个电动汽车行业的巨头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产业链的神经。年初,媒体报道特斯拉正在与宁德时代就使用“无钴”电池进行谈判。

  钴,是电动车动力电池中最昂贵的材料之一。早在2018年6月,埃隆马斯克就说过,当时特斯拉电池中钴的含量仅为3%,未来将实现“无钴化”。行业专家纷纷预测,“无钴”电池版本将使用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

  贺雪琴认为推动材料体系变化,是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两大贡献之一。另一贡献是带火整个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特斯拉如果在国内推动磷酸铁锂材料,那么我觉得对于磷酸铁锂来说,这又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在等待磷酸铁锂的再次起飞。”

  2015年-2017年那几年,磷酸铁锂电池有过非常茂盛的春天,但是当时的火热景气更多是源于国家政策的扶持。相反,现在的行业回暖是源于市场内在的需求和推动,更加考验材料企业的技术能力、品质管理能力、成本控制能力。

  “贝特瑞早已对一些新型电池的关键技术做了布局,包括燃料电池、固态电池、锂硫电池、金属空气电池等。”面对未来动力电池技术路线的迭代,镜头前,贺雪琴信心满满:“我们也会热烈地拥抱这种迭代时代的到来。”